• 2010-03-24

    似曾相识 - [随笔]

    图片

         最近有些个眷恋过往,刻意非刻意。

         广州天河城西门对面的湘村馆,那一盘莲蓬扣肉,等了半小时,尝一筷在口里,稀松平常。04年时的油而不腻,嫩滑如果冻的口感停留在味蕾的记忆中,无法更新。杭州的玲珑小镇,三杯鸡有种糖浆的味道,07年时,不记得和谁同坐一桌,但记得那时可没有这般甜腻。

         吃饭是一件很愁人的事情,记忆中越来越难找到惊艳的味道,酸甜苦辣咸,能大口吃饭,大口喝汤的时候,往往是在某个朋友的餐桌上,一桌家常菜。

         年后搬的家,几乎没时间打理,算起来,一个月,新家不过停留一个星期,而且是分成四次,明天又要出差……房间里到处堆满衣服,它们以各种形状堆积在房间的角落,扭曲成嘈杂的样子,无言的发出抱怨。

         忙过一阵后,总是习惯性的情绪低落,凡事提不起精神。周五去了南山路的黄楼,叫了杯鸡尾酒,喝了半杯,和同事一人抱一部手机,他聊QQ,我打游戏,有一句没一句的说话熬到半夜。周六睡了一天,晚餐后去游泳,不长的泳池,来来回回,扭动着身体,用不标准的泳姿,折腾到头晕脑胀,跟喝多了一样,回来走路都是软的,不知道的还以为出去打了野食。

         我很厌恶自己的这种状态,这种对很多事情都提不起兴趣,思绪纷乱的时候,内心像是胀大了一块石头,堵在呼吸道,吸气,吐气,感觉被掐住了脖子。每当此时,总让我想起年少时在河边,看到渔民抓住鸬鹚,从脖子的根部,挤出原本是它们的食物。看久了,我会呕吐,趴在河边,幻想着吐出食道里的那一尾不属于自己的鱼。

        站在阳台,月芽高挂,偶尔鼓起的风,带来远方的沙尘,给夜色蒙上浅灰色的雾。最近这些天,杭州难得有了一次阳光,那天正午,我从桐庐一家酒店里出门,穿着西装,背着电脑,迎面撞在阳光里,心情被撩动,如春芽般焕发几分愉悦。翻过酒店跟富春江边隔离的栏杆,江边晒太阳的人们奇怪的看着我,像是看一支野山猴攀越过山峦,还好没有被栏杆绊住腰带啥的,否则就真成了猴戏。

        杭州的春天,应该是明媚的,却难得看到天空灿烂,花儿芬芳。静下心来想想,似乎往年的三月,也并不轻松,08年,如此,07年,亦同样,06年……早些年,我经常会在三月到四月间跳槽,可能正是因为烦躁,春节所留下的事情,总被挤在三月这个小小的空间里实施,好在,今年,算是挺了过来。

        有很多事情,都在这个月开始。今年,报名上了一所学校,那一天,坐在课堂里,听老师说话,用笔在纸上涂鸦,感觉似乎回到很多年前。当时,有个少年,无心所有,无所事事。窗外鸟鸣,阳光刺眼,烦躁,烦躁着成长太慢,个头太矮,女生的眼神看别人炙热,看自己冷淡。

        有些烦躁,总是似曾相识,归根结底,是间歇性抽风而已……